現在的位置:首頁-勞動法規-用工地與注冊地不同 賠償金計算基數如何確定
用工地與注冊地不同 賠償金計算基數如何確定
 
勞動法規  加入時間:2019/7/29 16:38:36  遼寧職工報  點擊:526

  我于2017年進入某外企公司。該公司的所在地為北京,而我實際的工作地點在遼陽。現公司以我就職時提供的虛假學歷信息為由,要將我辭退。我申請勞動仲裁要求賠償,請問賠償金的社平工資基數,應該以北京還是以遼陽為準?

  ——遼陽市職工陳某

  ■案例分析:

  王某于2015年5月19日進入某公司工作。該公司所在地為上海,而王某的工作地點在遼寧省營口市。2018年1月8日,公司通知王某,以王某存在KPI考核作弊和填寫虛假個人信息等行為,嚴重違反該公司的《銷售行為管理辦法》為由,與他解除勞動關系。

  王某認為該公司的解除勞動合同行為違法,遂向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提起爭議仲裁申請,要求該公司以解除勞動合同前自己12個月的平均工資18843.32元為基數,支付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用工地與注冊地不在同一地點,賠償金計算基數究竟該如何確定?

  該公司認為,王某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公司解除勞動關系不違反法律規定,不應支付賠償金。而且,即使公司是違法解除,由于雙方的勞動合同實際履行地在營口,當地2017年職工月平均工資的三倍為14307元,低于王某解除勞動合同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18843.32元,因此賠償金的計算基數應當以營口市2017年職工月平均工資的三倍14307元為準。

  王某則認為,其并不存在該公司所稱的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的行為,因此該公司的解除行為違法,應當支付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此外,該公司所在地為上海,自己月平均工資應該與上海市2017年職工月平均工資的三倍19512元相比較,因解除勞動合同前12個月自己平均工資為18843.32元,低于19512元,因此應當以月平均工資18843.32元作為賠償金的計算基數。

  庭審中,該公司未能舉證證明王某的行為嚴重違反該公司的制度,王某亦不予認可。

  ■司法解釋:

  對于本案的第一個爭議焦點,庭審中,該公司主張王某在職期間的行為違反了公司規章制度的規定,但并未能舉證證明其主張,王某亦不予認可。根據《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六條,該公司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因該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解除王某所依據的理由合法,應認定為違反《勞動合同法》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

  《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違法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勞動者不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或者勞動合同已經不能繼續履行的,用人單位應當支付賠償金。

  因此,王某要求該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的請求應該得到支持,公司應按照《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依照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

  對于本案的第二個焦點,應以勞動合同履行地的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與勞動者月工資標準比較,來確定賠償金的計算基數。《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勞動者月工資標準高于用人單位所在直轄市、設區的市級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區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向其支付經濟補償的標準按照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數額支付。

  《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十四條規定,勞動合同履行地與用人單位注冊地不一致的,有關勞動者的最低工資標準、勞動保護、勞動條件、職業危害防護和本地區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等事項,按照勞動合同履行地的有關規定執行;用人單位注冊地的有關標準高于勞動合同履行地的有關標準,且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約定按照用人單位注冊地有關規定執行的,從其約定。

  法律對勞動者請求賠償金或者經濟補償計算基數上限進行限制,目的是為了防止勞動者在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時獲得的經濟補償或賠償金數額過高,導致其權利濫用。因此,在計算經濟補償金或賠償金時,先將勞動者工資水平與勞動合同履行地而非用人單位注冊地的工資水平進行對比,具有公平合理性。

  因此,本案中,應將王某解除勞動合同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與勞動合同履行地的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的三倍作對比,來決定賠償金的計算基數。由于勞動合同履行地營口市2017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的三倍低于王某解除勞動合同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而且王某與該公司亦未約定按照用人單位注冊地的有關規定執行,因此應以營口市2017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的三倍作為賠償金的計算基數。

  案例提供:營口市總工會

上一條:勞動者未及時參保 發生事故由誰承擔
下一條:電子郵箱后綴相同 法院認定公司說謊

R 圖片新聞

R 院校招聘推薦
R 推薦新聞
河南22选5软件